祈灵

高中狗长弧。

杂食主义者;cp洁癖。文手。coser。

盗全龙哑APH/priest默读杀破狼镇魂残次品过门大哥六爻锦瑟/三体/魔道渣反天官/欧美圈/史同圈/古装圈/水表圈/托尔金三部曲/HP/K/古龙/黑执事/陈凯歌/七五/龙族/东野圭吾/莎士比亚/卡勒德胡塞尼/灵契/守藏/浮生/饕餮记/斗破

腐眼看人基。

「世界上有没有一个能万无一失地确定皮家cp攻受的固定方法」

#关于甜甜文笔的一个无脑隐形彩虹屁#

#意义不能吃,挑刺请左转#

两年前从《杀破狼》入了甜甜的大瓮,一去不复返,两年以来再也没看过任何别的作者的原耽。安利成功了一个gay蜜,她入圈是《镇魂》。

一礼拜后惨案现场,逆了。

“我不是提醒了你看文案???”

“不管用的嘤嘤嘤沈美人杀伤力太大了……我现在懂了,甜甜的作品是不是脸皮薄一点儿的是攻啊?”

我沉思一秒,想消遣一下自家gay蜜。

“……嗯有道理,要不下一本你去看《锦瑟》吧。”

一礼拜后,惨案×2。

“是不是能打的才是攻?”

“……《杀破狼》,请。”

一礼拜后,惨案×3。

“小时候比较多灾多难的是攻。”

“靠点儿谱,不过好像顾帅‘难’也不咋少……《大哥》,请。”

惨案×4。

“不怎么会撩的是攻?”

“……给你一本《残次品》自己体会。”

惨案×5。

“啊。”

相顾无言。

“心理活动多一点儿的是攻?”

“……《六爻》。”

惨案六连。

“执念重的是攻!!!”

“哇塞这个,有点儿靠谱。”

丫自大不已,以为从此看皮皮的文高枕无忧了。

……后来,看到《默读》前丫还是一条好汉。

------------------------------------------

是我跟上边那位闺蜜梳理了好久我们俩的入圈顺序后得出的心路历程。

单纯想吹皮皮跨崖式文笔。想突出一下除了风格以外,你皮只凭攻受定位就能遛疯皮吹们的神仙技能。

我只是普通的读者,而您是最好的作者。

再次感谢您的红心蓝手和评论,90°鞠躬。

------------------------------------

非常抱歉评论无差攻击伤害到的朋友,致歉。

<7.31费渡生贺>「一发小甜饼」

#赶不上零点哭唧唧#
#人物属于甜甜幸福属于舟渡ooc属于我#
#接原著结局#

“等等……等等!给我看看!回来!你给我看他一眼……”

滴。

费渡拧上了执法记录仪上头的开关,掐断范思远撕心裂肺的吼声,扭头看着骆闻舟。

“大晚上的怎么突然想到让我听这个?”

骆闻舟拿着毛巾坐到费渡旁边给他擦着滴水的头发,闻言顿了顿,“就是突然想起来了……诶,费事儿。”

“嗯。”

“你哥这个活儿危险,你知道不。”

“……知道我就不跟着你了?我那么怂的吗。”

“不是,我们最近结案的时候,从范思远的办公室里搜出了个东西……”

当然不能拿到面前,骆闻舟拿起放在一边的手机递过去,费渡接着的时候看了他一眼。

“准备得这么充分,早就想跟我说了吧。”

骆闻舟自知这人心眼跟蜂窝煤似的,干脆沉默不解释了。费渡端详了一眼屏幕上翻拍下来的黑白照片,是个年轻男人,穿着市局的制服,看肩章警衔比骆闻舟低一点儿。背后是高大的梧桐树,脸上带着干净的笑容。

“……顾钊?”

“嗯,夹在范思远的旧书里。他天天盯着那张遗像,根本不知道自己还留着比那个更积极的东西。”

骆闻舟想起当初资料上年轻时的范思远,眼尾带颗欲坠不坠的泪痣,那股精致冷淡而强大的感觉,倒让人感觉比起那个疯子爹,费渡的气质要和他更接近一些。

“你哥这活儿危险,没准有一天就和顾前辈一样的结果。我能接受、爸妈也早就有心理准备,可是费事儿……”骆闻舟半蹲下来,让自己的视线同七年前一样和费渡的视线平齐,“……你能跟我保证,不会变成范思远这个样子吗。”

让失去的痛苦扭曲了看这个世界的角度,被仇恨血腥和阴谋折磨了一生,走到深渊尽头才发现,最后自己连心里那个人最初的模样都已经忘记了,连同那些无人再可言说的悲哀……连同那永远得不到的幸福。

“你要真是和顾警官一样是被冤枉的,我保证比范思远动静大……捅翻了你们市局,让他们鸡犬不宁上好几年然后一个个砸饭碗,谁也别想好好过。”

骆闻舟:“……”

自动忽略这人上来劲儿了和三岁小孩一样的论断,虽然估计依着自家费总那顶五个张春龄四个费承宇三个范思远的脑回路,何止“捅翻了”市局……搞出人命来也不在话下。

可是突然就不想骂他了。

“现在有人心里揣着你,谁给你的资格这么作死,嗯?”骆闻舟抬手拍他后脑勺,末了没收手,按着人低头亲上一口,“别这样……千万不能变成这样,你可以不在意,你师兄我要心疼死的……”

费渡被他居安思危的不安和杞人忧天的牵挂糊了一脸,堵得心里发酸,张嘴想答应声音都噎在了喉咙里。

骆闻舟抬头看他,见这人眼角一抹飞红,知道这是说多了,赶紧收声不敢往下说了。

末了把人包在被子里,拆东墙补西墙地补救了一句,“我这个嘴,你安心睡觉吧,不怕师兄命大得很呢,哪儿那么容易让你守寡。”

还没调整过来情绪的费渡:“……”

第二天骆闻舟醒来发现身边的人整个儿缩到了自己怀里,颈边扫过温热的呼吸,在屋里闷了半个冬天养得皮肤透白的胳膊环着自己的脖子,连哄带拍怎么也不松手,那个力道让骆闻舟很怀疑自己这一晚上怎么没被箍死。

……果然还是让自己说怕了,完蛋玩意儿。


*顾叔叔警衔的判断来源于陆局的“四大丫鬟”【巍笑】

无悔深渊同往——《默读》读后印象

#致敬作者,错了的都归我#
#仅代表个人观点#
#往期印象可翻最后一个tag#

……又是我,那个只会写读后感不会产粮的你圈儿爬墙大户。

这次也是priest太太的作品。最近杀破狼、镇魂、默读F3无缝对接,皮家的姑娘们都跟过大年一样,这个时候发读后感好像有点儿蹭热度的嫌疑,即使我入默读的圈儿是一年多前它快完结的时候。

……不过,有人说我蹭热度我就怕了不喜欢了,那怎么有资格叫真爱。

掩卷深思,致敬为先,感谢您优秀的作品。

这句话必须要说……不为什么吧,也许是为书里呈现的那个和我们眼中迥然不同的世界?

不少妹子反映说最惊悚的案件是洛丽塔,二刷的时候鄙人有一点儿拙见,感觉何忠义的案件其实更加让人细思极恐——咳,其实这个词现在被刷段子刷多了,都没有原来的那种感觉了,但是真正的“极恐”,怕得让人遍体生寒,站在人群中也仍旧不能缓和。

如果这个案子不了,今后谁还会相信这世上仍有正义?何妈妈被诱导着选择了罪犯为她安排的、他希望的最能侵蚀这个社会的结局。那一段真是看得人毛骨悚然——如果我们连最公平权威的组织都无法信任,那还有什么地方能为我们伸张正义?又或是,大多数像何妈妈一样平凡且寡陋的人们,会不会也轻易地就受了类似的迷惑?

——你也看见了,那时警方没有放弃、社会没有放弃,所有人都没有放弃,但受害者本人已经不信了,那么谁也无能为力了。费渡是千万分之一个悲剧中一个只出现在了书里的偶然,放到真实的世界,何妈妈将一跃而下的那一瞬间谁来干预、谁来阻止,谁来拉住这个世界正义的底线?

愿引片刻深思。

思够了,我们来回味一下这条被誉为“史上最清淡”、“输出全靠剧情”、“删去后一丁点儿都不波及案件本身”(。的,感情线。

单人开始吧?

【骆闻舟】

甜甜这么多作品这么多cp里,唯一一个让我觉得不光cp这两个人之间特别美好而且这个人好到我自己都想拾掇拾掇嫁了的一个攻。

“骆闻舟这样的人,一定是从小成长在一个宽容且开明的环境里,年幼的时候,享受过毫无保留的宠爱和关注,才能让他在经历了风霜雨雪、见识过人心险恶,甚至出于职业需要,变得精明又敏锐后,骨子里依然对整个世界敞开着怀抱。”

甜甜真的是太毒辣了,一支笔落下,可以从这么多错杂的因素里轻而易举地挑出最本源的那个,抽丝剥茧、一目了然——奇就奇在她的判断真的能被证实,我爸爸也是警察,和骆队几乎一模一样的背景:家庭环境、生活条件、教育水平……等等等等。所以成就了相近的人生,但爸爸比骆队多一个我,所以他没上一线也没拿过枪。

骆队这个类型……怎么说。只在暑期F3的这几个攻位里比较,既不是沈巍那种温润内敛,又没有长庚的心思深重,是很平淡的一个人……但不平凡。

会犯大男子主义,遇到大事又能绝对地镇定;

可以爆个粗骂个街,温柔起来却比谁都要动人;

有时幼稚得让人手动笑哭,真正山雨欲来时,又能让人百分百安心地去依靠。

所以知道结局了以后二刷,或者听广播剧的时候,刚开始两个人“情敌”关系的一段我没来由地比一刷多出了一种提心吊胆的感觉,但第一次看的时候明明就觉得我费总很厉害啊完全没有担心他,后来想想,大概是我——也许还有你们——已经习惯了那个有完美避开所有BE结局技能的男人陪在费渡身边,突然离开,安全感就都没了。

……很喜欢费渡回忆里骆队的样子,是个前脚和陶陶抱怨完工资少后脚看见有小偷拔腿就追的、年轻而又勇敢的警察哥哥。

我们的老师曾说,警察不是人人都能当得的。他跟我们讲了一件事:有天他在车站等公交时,有两个骑摩托车的劫匪突然掠过身边,后座上的人人抬手就拽一边一位陌生女士的包,女士喊着包里是我孩子的准考证,不放手,他们就停车硬抢,对那位女士拳打脚踢直到她放开,后绝尘而去。从头至尾站台上男女老少,包括我们老师,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因为前座那个人手里就握着刀。

那天这个四十大几的男人在讲台上头一次露出了愧怍的神色,他说他也做过英雄梦,他也信奉大男子主义,可是面对着凶神恶煞的劫匪和明晃晃的刀刃。他连一小步都迈不出去。他说,孩子们,要尊重任何一个职业,最应该尊重的几种里,就有警察——关键时刻能毫不犹豫地往前踏出那一步,是多么的勇敢,背后又要经历多少惊心动魄?

谁的命不是只有一条,他们心里究竟有多少正义,支撑着同样的肉体凡胎冒着生命危险逆流而上呢?

……让我一下子就想起了那个,背上带伤也可以冲过去拉住何妈妈、身陷重围仍然临危不惧、越过枪林弹雨一脚踢开范思远枪的那个年轻男人。

风雨不动安如山。

但他最好的年纪、最珍贵的时光,毕竟早就属于另一个人了。

那些只有岁月打磨后能得到的、骆队更好的样子,就留给费总慢慢发现啦。

只希望他从此后多一份挂怀,像自己那句“知道啦,你爱我,我会小心”一样,为正义奋不顾身时,也为自己最重要的人多一点牵念吧。

【费渡】

emmmm费总的性格我真的不便不能也不会评价,感觉我现在的词汇量完全配不上这个人,就好像凭着幼儿园学历去读《资本论》一样,忒赶鸭子上架,所以干脆就不说了,大家都知道他有多好就行了。(笑)

看书的过程中从来没觉得嘟嘟他的动机很单纯过,所以后边儿他撂倒陶陶自己离开那一段我一点也不意外,看完很久以后再深想,突然惊惧地发现,我们——对肯定不是我一个是咱们大家——都和那些对他处处设防处心积虑要加害的人一样,掉进了甜甜架起来的怪圈里:

我们习惯了《默读》缜密到恐怖的逻辑网,所以看个书跟走夜路一样,处处设防。其实一百一十五章表白那里甜甜已经戳了个牌儿说这这这儿,这就是嘟嘟的真实想法和本来意愿了。箭头儿指着骆队“教育”他的那一大段外加表白。

然后默读女孩们说扯淡呢我们已经长脑子了才不会往坑里跳呢,扬长而去,连颠带跑地走完了这条好不漫长的路,差点被虐个半死,抬头看看找到的结局,那个牌子还好好地戳在那儿。

原来那真的就是他了。

他脆弱吗?

他脆弱。因为他太年轻。二刷的看开头那段时候陶陶的那句“费渡好像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呢”我直接把手机扣桌子上了。

……_(:з」∠)_骆闻舟这个禽兽,费渡这最多不到22他就敢碰。

(四舍不五入一下还可以不到20。)

二十岁出头的人,大多数都在干什么?一大部分在象牙塔里同学分和毕业证混战,剩的一部分融入社会,摸索自己维持生计的道路。而他已经见过那么多血腥、受过那么多年的磨难了。

可他强大吗?

他强大。他是一个,怎么说,很“锐”的人,但完全不是莽撞冒进自大轻浮,他的经历给了他冷静到极致的思维方式和无时无刻不带三分戒备的处事风格,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能第一个发现郑凯风车上的炸弹。

——但彼时那份他本来用来保护自己的、已经成型了七年的戒备被他一股脑砸到了骆闻舟身上,开挂就要承担后果,这个也是他想到了的。

“那什么张春久和范思远,他俩加起来能让你一勺烩了。”

“费总,您那遛着一打儿变态转圈玩儿的智商呢?”

……

……别笑啊,这儿夸人呢。

记得前阵子我们家里自驾游,我为了听歌坐在副驾驶,带了俩存着歌的U盘,放着放着就循环到You raise me up。我妈在后座上听了一会,突然拍我椅子背:

“诶这是不是前阵子你让我看的那个书里,那孩子总听的那个,他叫啥来着……”

我愣了一下,因为当时在看书没反应过来是这首歌,她一问我才想起来,“费渡?”

“对对对!你看我一开始就说他不坏吧……不管是用来干什么的,听这么感人这么积极的歌的肯定是愿意好好过日子的人。”

……这话是冲着我爸的,因为我爸看书的时候“凭着警察的直觉”觉得你费总是坏蛋(。公检法系统里直觉最不准的估计就是我爸和骆闻舟了。

只是,

只是那种隐隐约约困扰着我的“费渡有天会不会越过红线”的不安,突然就被这个粗茶淡饭养大了我的家庭主妇几句话给解除了。“愿意好好过日子”……愿意好好活着。形容You raise me up里1分20秒开始的那段带着喧嚣都市气息和闪烁灯海般希望的间奏,真的再准确不过了。

吃粮的时候就最怕那种“再碰上事儿”的梗,虽说你师兄那个职业难免,可我宁愿这两个人再别碰到一点颠沛波折,哪怕居安思危也行啊。

好让费渡循环的那首歌、被碰到脖颈时下意识的呛咳、身上电击留下的痕迹、除了骆闻舟在谁面前也卸不下的防备,一年年都随着岁月和时光消磨殆尽,从而真的离开那个让人恐惧的过去。

这人间万家灯火值不值得靠岸停泊。

费总(笑),您站到骆队面前再问一遍,让这个恨不得拿命护着你把你当心肝的人告诉你值不值得。

【舟渡】

这一对儿……我首先佩服甜甜起的这两个名字。

“情敌变情人”真是没绕进我去。也许是天生的文字敏感,“舟”和“渡”,从开头就给我一个“这俩人要看对眼儿”的感觉。

……话糙理不糙,就是他们很有cp感就对了。

文学作品和现实是不一样的……举个栗子吧,今日说法那一类的节目你们看得多吗。

有天家里人一起到老人家吃饭,电视里放的是《一线:血色清晨》,妈的凶杀案,后期一点儿也不靠谱,给尸体打马赛克的照片是个彩色的,一电视屏幕的红,边角没打上的地方还有只手。

我妹妹小,当时就吓哭了,后来晚上回家我也是连楼不敢下(老人住的是老式的居民楼,没电梯,楼道灯都坏了),看完书我还能有精力反思社会反思人性,看了这种东西真是纯吓死了。片子里接受采访的那个警察还超级淡定地说尸体距离西墙两米被扎了多少刀balabala……

后来我想,你费总骆队包括陶陶眼镜长公主,这种东西绝对见怪不怪了,一个冯斌就够了。

一堆小姑娘,咱们的视角其实是不怎么准确的。有时候……有时候我就在设身处地地想,如果我是骆闻舟,老大不小的一个人了,警察当了这么多年,见过了各种各样的人心难测,在每桩残酷的案件了结后,没有过一丁点这种源自本能的害怕、没有过一瞬间期盼一个人能给他一份抚慰吗?

如果我是骆闻舟……一个基本上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有这个年纪的年轻人都有的干净俊朗的模样,光自己知道的折磨就受了那么多,却仍然能安然无恙地不走歪路、走到了自己身旁,我做得到不动真感情吗?

在他深夜一个人下车走向那个漆黑的别墅时、在发现他那个摆满了药品刑具的地下室时、在他从范思远的手里脱离落得遍体鳞伤时……我会恨不得把他搂到怀里护得严严实实的,让那些鲜血子弹刀刃甚至黑暗都落到我身上,别再和他扯上半点儿关系。

我有幸在阳光下长了这么大,如今几代人横贯十余年的恩怨都担在我身上,我能不能履行好我作为警察的天职,安然无恙地把它理清了择干净,对得起我戴在胸前的警徽,也对得起那个榨干了我这辈子所有怜惜的混蛋呢?

我大他这么多岁,经过了这么多事,人家愿意把这颗真心毫无保留地交给我,我就护不住心尖上这一个人吗。

……我相信骆队只能比这个心理更甚之,毕竟费渡也不是没有回应,只不过那些温柔和牵挂给的是他不是我,我哪有资格谈回应。

还有就是一百一十五章表白那里那段“骆一锅视角的车”后边儿。

“费渡不知是哪一魂、哪一魄仍在潜意识里作祟,真幻不辨,于睡意恍惚间将他莫名惊醒,意识一惊一乍地沉浮了一遍,震荡了一下方才归位,睁眼却发现床头灯居然还没关——骆闻舟正在旁边盯着他看。
  见费渡睡不安稳,骆闻舟终于恋恋不舍地拧灭了微弱的灯光,在他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睡吧,明天我回去加班,你休息就行了,不要跟着我早起。’ ”

……从来不知道一个cp可以靠几十字的环境描写就齁死人的——那是……那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啊,好不容易把你抓在手里,好不容易拥有了你,所以怎么看也看不够。

还有那句“你师兄还没老到让你需要穿鞋的地步”(笑);

还有ICU外骆队忍不住泛红的眼眶;

还有陶副受伤后骆队握着费渡的手;

……

还有那句“你是我的人就算喘气儿都和我有关系”。

“他恨不得能撕裂时空,大步闯入七年前,一把抱起那个沉默的孩子,双手捧起他从不流露的伤痕,对他说一句,‘对不起,我来晚了’。”

所以从那些匪夷所思的案件和阴暗晦涩的谜团中脱离出来以后,你会感觉,哦,其实舟渡是这样很“生活”很本真的一对儿,有自己宁静恬淡而细水长流的幸福。

所以《默读》在甜甜这么多作品里是最适合搞黑化病娇的然而它没有(或者说可能性都被你骆队避开了,巍笑。),从头至尾呈现给我们的都是触手可及的现实,称一句扛鼎之作足以,植根厚土、枝蔓长生。

【尾声】

甜甜的作品都是及其“正”的,揭露现实的同时也传递这无限让人仍能对这个世界心怀希望的正能量。有《镇魂》里返璞归真的深意、有《大哥》里苦尽甘来的哲理、有《杀破狼》里家国当先的豪情。

当然也有《默读》里坚守正义的不屈力量。

而拥有这力量的人,他也拥有世界上最温柔的一份幸福。

这一句同时适用于两个人。

“我一人漂浪     岩浆滚烫漫过胸膛

心底的芬芳向烈日生长”

“你去那远方     没有黎明不见曙光

也无悔深渊同往”

无悔深渊同往。

By祈灵

2018年7月28日止

……《以沫》循环两天了。

本来以为默读的主题曲会是黑化风格或者燃向的,没想到是一首这么这么温暖的歌,温暖到我跟我妈说这是悬疑刑侦她都不信。

印象最深的还是开头的念白吧。哦凑我晚上在家公放的,先听了预告,729太优秀了把我爸妈都招过来听,然后到主题曲,这俩人开头突然一波打情骂俏加疑似亲吻。

我爸一个警察:“……公检法系统现在怎么这样啊。”

我:“……哈哈哈。”

只是,

只是听着这两个人的笑闹,费渡的笑那么亮堂地在耳边,让人根本想不到他是那个穿过纸醉金迷、枪林弹雨、几代恩怨的人,问出那一句“这人间万家灯火值不值得靠岸停泊”,他到底有多惶然?

……而现在他似乎只是一个年轻人,有人把他好好地揣在心里,可以任他把从前无处安放的感情一股脑地倾倒在自己这里,而又有完全配得上这份重量的深情。

他笑得真是太让人心颤了。

希望完美避开所有BE的老干部继续坚持不懈地刷进度!舟渡配得上最好的幸福。

孤舟随烟波

渡我

By祈灵
2018.7.27

夏天过了一半,也到了收官的日子了。

颠沛流离这么久,从寥寥几个画面的花絮等到正式预告片、等到6月8号放出的时间飞行、等到6月13号的定档上线、等到7月14号的快本以及地星撞海星……从不知不觉时,它已经陪了我们半个夏天了。

其间期待过、焦灼过、感动过……但那都已经变成记忆了,现在尘埃落定后的一切,只归为一句谢谢。

谢谢两位老师手里握着处处受限的剧本依然能不让原作的内核消散、让巍澜的感情淡化一分。谢谢你们的努力;

谢谢音乐制作人用最出色的才华和最诚挚的精神为网剧创作的乐曲,致敬这份把“阅读并背诵原著”付诸实践的毅力,谢谢你们的信念;

谢谢一起喜欢这部作品的朋友们,曾经一起欢笑一起流泪,让这段本就不单调的时光锦上添花,谢谢你们的陪伴;

……

更谢谢……谢谢priest。谢你用一支笔描绘的一场最美好的梦境、一段最温暖的故事,谢谢你的笔耕不辍、你的无限才华。

愿这份情谊永无止息,我们有用广播剧打头开路的杀破狼、有用实体书和广播剧主题曲垫后的默读,谁说我们的热度就过了呢?

跨越时间我在原地,

是我,也是这个夏天最好的你们,感谢这场磊落相遇。


By祈灵

2018年7月25日止。

#有走心的妹子劳k,肺腑之言#

混古装认识的一龙,淡定地粉了他几年了,最近他火起来,有人可能认为我们镇魂女孩借剧版《镇魂》凑热度。

容我替妹子们说一句,也替自己说一句。

1.priest的作品我们不一定都是从镇魂开始入的,有的时候圈子里超欢脱的姑娘她可能甚至已经把皮皮的书刷了一个遍,不懂不要乱说我们。

2.无脑粉丝我见得多了,都说粉随爱豆,那么如果你真的很喜欢朱老师这个平静而内敛、如玉君子的性格,那请你像他一点儿、请你尊重他、维护他一点儿。并且,不要打着铁粉的名号用朱老师的名义干扰别的圈子。

3.书改剧版也这么多年了,我看过不少的作品,也许鄙人眼界狭小,但《镇魂》是我见过原著粉和剧粉相处的最和谐的,剧粉会超好奇地问原著粉xx这是什么梗、原著粉会很尊重剧版的改编给两位主演打call,明明两个出发点却相处得很好很好。我算是原著党那一边儿的吧,但同样不希望有人破坏这样真诚的热爱和相互理解。

4.“不希望朱一龙被耽美的圈子捆住”,这句话是很有心的一句话,它看的很清。可是朱老师没有,他没有。《镇魂》原著他看了很多遍,从头至尾的那种。白哥说过“有点儿尴尬”可他从来没有。剧里沈巍每一个轻微的眼神、每一个不自觉的动作,都是他倾注了努力去诠释的,他懂得《镇魂》的内核是巍澜那种深刻的感情,他没有让这部出色的作品失去灵魂。得此演绎者,是你我之幸。

以上,共勉。

祈灵

关于《时间飞行》MV的一点儿联想

#仅代表个人观点#

……昨天优酷和b站几乎是炸裂的,我懂。

官方爸爸这个神仙般的兄弟情-_-°大手大手,官逼同死啊,真的一、点、儿活路都不给啊。

主要是联想一下大家都在刷的沈老师吐血那一段啦。

原著党回忆了一下感觉没有这个剧情,但是一点都不脱离人设!!气急败坏的面面和嘴炮不停的赵处是没差的hhh

感觉上应该是赵处被抓了也不遗余力地嘴炮轰面面类似那种“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非云也你照你哥差的远呢我跟你讲哦你跟他长的一样我也看不上你”这样子,然后面面气得不行回身攻击。

本来赵处是很放肆地在大笑,一点也没有畏缩,然后,沈老师,就干脆利索地替他接了一下。

人摔到怀里的时候赵处整个就傻那儿了。

龙龙这er的演技真的是一个无我!放到原著里我估计赵处要心疼死的,然后官方爸爸就很理所当然地把那个“心疼”就拍出来了(……)

看赵处的口型应该是低低地唤了一声“沈巍”,但是从剪辑来看,时间不够。没准就是一个单字“巍”也说不定。

至于为什么觉得龙龙吐血那么美……

1.扮相:沈老师是个攻位,美归美吧气场是一直在线的,主要靠眼镜、发型和演技支撑,但是这个吐血的镜头他是摘了眼镜刘海放下来全靠演技的,尤其是借力往赵处怀里一摔……(๑•́ωก̀๑)那个亮亮的眼睛啊

2.侧面表现:连受伤带着急沈老师这时候其实应该攻击力是很弱的了嗯,但是还是毫不犹豫地去挡,尤其赵处洁扒你还逗面面!!!你那张嘴消停一会儿能怎么样啊???沈老师一口血吐出来我感觉赵处都愣住了
hhhh那个眼神完全就是“心疼到说不出话”,玩脱了吧哼( •̥́ ˍ •̀ू )

3.柔:是的没错。不含贬义地说朱老师头一次真正有那种“软软的”感觉w,当年的红雪那是宁折不弯的另一种风格,但这块真是太招人心疼了(ಥ_ಥ)

感谢两位老师的精湛演技,期待你们用心献出的作品。

一花一树一贪图 ——《镇魂》读后印象

#致敬作者#
#仅代表个人观点#

很好,我怕不是掉进了甜甜的圈子里出不来了。

这次是马上三次元发布会都要开了的《镇魂》,嗯,看起来有点儿蹭热度,不过本来就是看了网剧预告片才去啃书的,好像也没什么。反倒是对被我看一半儿撂下的《残次品》有点愧疚(。

因为曾经看过甜甜的作品时间线,知道在我看过的几部作品里,《镇魂》相对是最早的了。而且我入圈最先看的是《默读》这种清汤白菜花(……),所以书里那种自然地喷薄洋溢、抒发起来没有阻碍的情感,极其准确地正中红心。

别人写书都是越写越会表达感情,甜甜是越写越会压抑感情。看不见的那种,压得人心里无处宣泄、郁结成一片。

但或许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喜欢、这么多人喜欢的原因。

……所以这次先不分析背景,直接切入感情线(。

-
-
-

甜甜的作品总有那么几句写得极其绝的话。不是绝妙、是“绝”,绝妙别人也能写出来,绝,是除了她谁也写不出来的那种。

虽然多数时候都被用来刷弹幕了嗯,也没啥不好。

好多妹子喜欢那句“乱我心曲”、也有不少人刷过那句凌厉潇洒的“天地人神皆可杀”、那句毫不顾忌的“把你勒死在我怀里”……这都是《镇魂》“绝”的几处,后来合卷,我想一想,最触动我的,应该是那一句:

“我连魂魄都是黑的,唯独心尖上一点干干净净地放着你,血还是红的,用它护着你,我愿意。”

是沈巍在赵云澜家厨房说的。

说起来……说起来他家这个厨房真是个风水宝地。赵处开天眼去看沈巍的魂魄的时候也是这里,想一想这两段好像还有点儿联系。放在一起,也许就能解释我为什么喜欢这句话了。

沈巍明明是斩魂使这么一个叱咤风云的身份,可是借着赵处的眼睛,看着他身上只因为赵云澜的几句话就可以明灭不定、可以流光溢彩的光芒,真的有说不出来的心酸,隔着文字都疼出人满眼的泪。我们书外人尚且如此,当事人怎堪?何况……还是个“那怎么一样,我那么喜欢你”的当事人。

明明是个HE,看完书却让人沉默了一整天。

不沉默别的……只是有点儿不平衡,感觉这两个人啊,几章发糖的结尾远远不够,恨不得要连篇累牍的日常、看着他们真的安稳下来“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了才能满足。

……就像陆总长说的那句话,“我们俩一路走过来,有哪一步是容易的吗?”

记得在某站找粮的时候,有条评论让我挺难过的。说结尾看到沈巍回来了有点儿失望,感觉镇魂还是不可避免地落到了HE的俗套。

言论自由嘛,也不能说人家说的就不对,就是稍微有点儿委屈,只是觉得这两个人要是再BE就真的没法子看了。而且这个结尾接的那么顺当又没有突兀的感觉,落入俗套又怎么样?……我们依然可以记得这本书很久,甜甜的书从不是靠虐读者留在人心里的,笔下有真意,同样动人心。

比如前几年挺火的那个……不说名字了啊。那个从一半儿的位置就开始哭哭啼啼、女主恨不得开后宫一般的桃花却只盯着男主一个人、最后作天作地也没能得个善终的那本书。

那个风格的吧……它真的就只能BE了,要不然狗尾续貂更不好,我看作者也明白。

我最跪服甜甜的一点就是-----她不同的作品之间那个让人难以置信的跨度。能跨还不够,跨到的每一种风格,都登峰造极、上天入地、极尽想象之所能诠释到极致。

所以看完《镇魂》我整个人都是迷瞪的,这本书太……太古了,不是说它老土,是“古”。即使背景是我们从小耳熟能详的上古神话,可那种玄秘、苍凉、古奥、久远,几乎透过了纸页,并且还是以一个现代风格的方式。

现在感觉我的人生观都变了嗯。记得看完了书几天,出门倒垃圾的时候看到一个老爷爷在那儿找塑料瓶,我把垃圾袋里的几个瓶子都翻出来给了他,没顾上脏不脏的。老爷爷看着我特别惊讶,我没等他道谢赶紧走了,毕竟还是小孩子,承不起。

……就当我修功德了,天理昭昭,会记着的。那么不止我,《镇魂》有那么多读者,但凡多打动一个人,多做一件对这个社会有益的事呢?

只凭这一点,我会从心底里感谢它的作者。

-
-
-

甜甜写文的时候其实设定是比较偏向的(不含贬义),比如赵处那点儿痞气,就他一个人有,从头看到尾你也不可能等着沈巍给你耍个流氓。所以b站上有一大堆妹子呼吁朱一龙接费渡白宇接骆闻舟。

我一想,万一成真了,拿到台本以后那个本来“以为演过这个作者的作品接的又是个温文尔雅的本色出演相信自己应该可以演好”的、入个戏都要白宇帮忙的朱老师看了嘟嘟那个可以把人撩上天的台词会不会直接吓跑了啊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舟渡和巍澜这两对它攻受的人设是有点儿反的啊蛤蛤蛤蛤蛤蛤蛤。

这么几年了,我看过的从来……从来没有过一个小说改编成剧版是成功的。要么就是不火、要么就是瞎改编剧情、要么就是选角失当。现在我看着,《镇魂》剧版已经毫发无伤地避开了这三个大杀器。

尤其是最后一个,它竟然避开了!!!!(。

嗯9号就返校啦等不到发布会,我就安心的等着暑假回来欣赏朱老师和白老师的演技吧。我相信两个这么负责认真的演员,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情能深到什么地步,浮光掠影般地看上一眼,就觉得毛骨悚然。

人世间,有多少这样的真情? ”

写到末尾,脑海里突然浮现了《大哥》里的这句话。

巍澜这两个人对彼此那些……百转回肠、千种心思、万般深情,或许我们也只是“浮光掠影般地看上一眼”,但是好像没有那么可怕——

只是希望能再长久一点儿,弥补之前那么多的波折坎坷。

“没怎么样,上过床了,不过纯睡觉,他脸皮太薄,一直没让我碰。”

“很多事……不知道自己是对是错,怎么办?”

“大封还能撑多久,剩下的日子够我这个凡人活半辈子、给我父母养老送终吗?”

“其实我就想问问,你那心是有多狠啊?”

“只要他还要我,我必定死生不负。”

一花一树一贪图。

图你平安喜乐,

图你心尖上那一点红,终有一日漫漫成海,淹没过去的伤痛苦难、照亮未来的明亮天光。

祈灵

2018年6月8日止。